跨洋回访 | 与“活着”在芝加哥的风中不期而遇

奇妙的缘分

如果没记错的话,2012年前后“活着”最后一次在北京进航空箱,应该是被我送(骗)进去的,事后汪汪喵呜的伙伴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居然没被咬上一口?

出国前的“活着”,就是酱式儿的。Vivien前两天翻出来的2009年的照片,是“活着”的更早版本,为了抵制进入航空箱,还曾经装死。进去后则是两个小时不出来,以示不满。

提问:把一只大象,不,是一只狗装进航空箱分几步?

这表情,也真是够了!全世界欠你一个奥斯卡


不期而遇的惊喜

和“活着”的再次相遇,也意外得像是小说情节。在这之前,最后一次得到它的消息,是来自加州沙滩的照片。因此印象里它不是在东海岸就是在西海岸,和芝加哥这个中部城市没啥关系。所以在芝加哥念法学院期间,我并没期待能和“活着”相遇。

芝加哥华人不多,但也是个小圈子,四月底的一天,在一个本地法律微信群里看到有人询问怎样在美国领养小动物。感觉上提问的群友是个学生,我借题发挥了一下建议三思而后领养。要预估自己的能力,和小动物面临的疾病和衰老的风险,同时推送了一篇汪汪喵呜给“瓜子”去新西兰筹路费的文章(帮助“瓜子”踏上寻亲之旅)。这文章在群里给“瓜子”筹了多少路费我不得而知,但是成功地引起了“活着”的主人陈先生的注意。陈先生在群里给大家讲述了“活着”当年移民到美国的故事。原来“活着”先到了纽约,然后跟着主人在加州生活了一段时间,再开车回到纽约,去年来到了芝加哥。嘿,世界真小,原来我和“活着”早就生活在了同一个城市。

加好友,跟陈先生约“档期”,等着“活着”接见。终于在一个周六,见到了本尊。

这是我进屋后给“活着”拍的第一张照片。开放式厨房和客厅间的一个窗台下,每天早上的第一缕阳光就这样撒在垫子上。它安安静静的,虽不主动亲近,但也不回避,自己想干啥干啥。

好久不见,送上培根口味儿的小饼干,完全被忽视。陈先生表示,不是肉制品的话,很难引起“活着”的兴趣。真是好小伙子。

这种宠物火腿肠才是正经饭,每餐必备。

适当添加营养粉,补充各种微量元素

开饭了~ 这是五红唐犬“活着”的一顿芝加哥健康餐

吃饱了得去跑跑。出门前是最激动的时刻,总是嫌弃主人太慢。

出小区门后,“活着”决定先放松一下

BB在别人家门前的草坪,铲屎官可要在旁边随时待命哦~根据伊州法律,不捡“粑粑”要罚款500刀的


芝加哥的风

“活着”和主人带着我到了密歇根湖边撒花儿,这是“活着”很喜欢的一个地方。

我们和谐的走着,路口风大,我们有点儿睁不开眼

为了这张在地标建筑物下奔跑的倩影,陈先生跟着“活着”跑了两三趟。真是难为主人陈先生了。

阳光、沙滩和“活着”,我很欣慰

回家路上,手机近摄。陈先生家附近有一个卖茶饮料的地方,这家店不许动物进入,我就负责外面陪伴“活着”。不得不说,“活着”确实回头率超高。也许整个芝加哥只有它一只五红唐犬吧?(想知道五红唐犬是什么吗?自己搜搜看~)大风天,还有路人驻足和它搭讪。

另外值得说的是,美国挺多商店对动物都比较友好,允许狗狗和主人一起进店。我就看见过主人抱着自己的小狗逛商店。试衣服试鞋都不耽误,狗狗也不吵闹。估计是场面见多了。当然,见到的都是小型犬,大到影响别人了,估计也两说了。


居家文艺汪

居家模式,“活着”最爱写字台下面的空隙,安心又惬意

请忽略黑粉蕾丝~

整个房间都是“活着”的活动范围,“活着”喜欢音乐,主人拉琴的时候会卧在旁边,时常还回应一两句。

我刷一下存在感,非要跟人家合影。“活着”这次挺配合,并没装死。哈哈~

被我要求与主人同框,“活着”有点儿不知所措

这才是“活着”与主人平时的状态,开心,满意!


理工男的黑科技

陈先生是理工科同学,家中各种高科技物件。“活着”是喝“活水”的,待遇很高呢~水盆旁边的是一个摄像头,主人在外面的时候也能看到家里的“活着”。

“活着”的小伙伴,Polo,目前跟女主人在新加坡生活。不久就会跟女主人回到芝加哥。除了Polo,还会有新伙伴来到家里。永远不用担心“活着”会孤单。


最后再给大家看看“活着”最爱的地方。卧室也有它的地盘,它可以随便睡在任何地方。但它从来不在主人面前上沙发,可主人总能在沙发上发现它的棕红色毛发。哈哈,心机汪。


主人陈先生说,“活着”也随着年龄渐长,体力不如从前了。之前出门走个10英里没问题,现在得减半了。小动物们总是在有限的生命里,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快乐。珍惜和它们在一起的时光吧。希望所有的小伙伴儿都有个好归宿。“活着”传奇的故事,给了我们信心。祝福它!


我是表情包“活着”,我为中国的流浪星人代言!

我希望在2018年,更多的汪喵拥有自己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