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交加,狗狗的明天在哪里?

位于崇文门新世界附近的一处角落,有一个狗妈妈和她的四个孩子们, 我一直以来非常担心狗妈妈再次怀上狗宝宝,万一生下来,小小狗的命运将会多么凄惨,简直不敢往下再想。于是决意要给狗妈妈做绝育。狗妈妈年龄不详,但是她的孩子们三到四个月大,而且都不是大狗,模样都还不错呢~我想让大家来帮帮忙,多宣传宣传,出出主意,看看有没有北京爱狗的朋友能领走狗狗们,给孩子们一个温暖的家。——我,一个普通志愿者,喜欢狗,希望能帮助它们。

爱与希望---123年夜饭活动纪实~~

1月23日,汪汪喵呜孤儿院“喜迎虎年新春年夜饭活动”如期顺利举行!自月初孤儿院宣布举行“123年夜饭”活动以来,得到了大家的热情支持,通过孤儿院淘宝店铺和汇款形式,累计共收到大家捐助的6550元年夜饭活动经费,实际花费1180元,所余的5370元将用于购买孤儿院内孩子们的口粮或日常开支。年夜饭活动共花费1180元,其中棒子面、小米、麸子是从开心家拿的,没有花钱。

门头沟废墟中劫后余生的孩子们之乖巧露珠

您是否也能从露珠的眼神中看到它那份对家纯真的思念?露珠被救助前是生活在门头沟,她之前的身世不得而知,可以肯定地是:她生下一窝小狗狗之后,狠心的主人就把母子几个统统送到了派出所,不要他们了,当然也不管他们的死活了。那天我发现单位附近的派出所的铁笼里又出现了被囚禁的狗狗:一个狗妈妈带着四个断奶不久的小狗娃,狗妈妈也就是露珠,瘦得皮包骨头,狗宝宝倒都胖乎乎的十分可爱,;露珠慈爱地护卫着她的宝宝们。

门头沟废墟中劫后余生的孩子们之独眼若渝

若渝的家被轰隆隆的推土机铲平了,它的右眼也因此受伤,不得不摘除了,独眼中仍闪烁着对家庭渴望的光芒。2009年9月份,北京门头沟区龙门地区进行大面积拆迁(棚户区改造)导致了一场遗弃风暴,主人领了高额的拆迁费搬走了,但是可怜的动物朋友们却没有赶上这般幸福的列车,拆迁使一大批动物无家可归,甚至有的被主人以每斤几块钱的价格卖给了狗肉馆猫贩子,侥幸逃过的每天都有的在施工的轰隆隆里砸死,有的甚至被活活被饿死,渴死。(因为一拆迁那里断水断电,而且龙门在半山腰,很多猫狗基本无处可逃,每天还在废墟里寻找自己曾经的家)而且有许多小生命刚来到这个人间还不到一个月,它们都还没有任何生存能力,等待它们的只有死亡。

劳动者最光荣!新院第一次志愿者活动纪实!

劳动者最光荣!真的非常感谢周六和周日两天参加咱们小院劳动的孤儿院核心成员和志愿者们!大家为孩子们顺利搬进新家付出了劳动的汗水!周六参加劳动的有:念夕、小狐狸、LILY、艾玛、VIVIEN、隐明、小熊、秋叶、倍儿烦、差不多先生及其夫人、小草,共12人。一组负责将院内一个300平米的狗跑圈内野草全部拆除;二组负责将原有狗狗宿舍那屋打扫干净。

废墟守望中的狗妈妈和嗷嗷待哺的孩子们

周四,孤儿院成员小狐狸告诉了我一件事。曾经从她那里成功领养了布丁的云姐,自从领养了布丁后,开始关注起流浪动物。前阵子她从网上看到了一篇求助文章,说是在城南郊区一大片拆迁地内,生活着一批流浪狗。发现此处情况的女孩叫小潘,从3月起,小潘就开始经常去废墟给那些孩子带些狗粮,与尚未搬走的村民协商,并陆续将那些遗弃在废墟的母狗带去节育。此外,小潘还动用了周围所有的力量,不遗余力的为这些孩子寻找领养家庭,截止昨天,一共有30多个小狗被领养成功。但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村内留守的农民对节育一事也曾百般阻挠,所以造成现在还有好几窝的狗仔和它们的爸爸妈妈在废墟中艰难求生。

玉米地里流浪的鸳鸯眼小白猫“小玉米”

上午去小区北门外的我家种的'地'里除草,又遇到了前些天曾经碰到过的那只流浪的小白猫.它蹲在田间那条路上,不断地朝我轻声叫着,我想靠近,它却后退了几步,然后回过头来继续朝我叫着,我后退,它又前进了几步...这时候有人路过,它给人家让了个路,然后等人走了又蹲回原处看着我。它的动作还算矫健,身子却瘦得出奇.它的叫声带着些哀怨,和我家虎子平时那种盛气凌人的叫法完全不同.我觉得它是既希望能从我这儿得到些什么帮助,又有些不信任我,所以保持着距离,看着我,叫着.

断臂球球渴望新妈妈

救助球球的过程就像是一场接力赛,我其实只是其中的一棒。 第一次见到球球是在我家小区里,当时它一瘸一拐,我第一反应就是它是个弃儿,但准备实施救助时,它把我领到了小区车棚里,一头扎进了看车棚阿姨的怀中,从阿姨口中,我们得知了球球的身世。球球是在被车撞了以后由阿姨收留下来的,好心的阿姨为它解决了温饱问题,但却延误了球球的病情,就这样,孩子的左前肢在被车撞折了近两个月的情况下,才被我们发现。当时左前肢已严重溃烂,能见到根根脚趾骨。自此,我开始了下一步的救助过程。

乖乖帅狗大奔驰找妈妈

奔驰,是昨天开心给起的名字,希望赋予它些好运气吧.因为它的命运实在是坎坷。 2008年6月小奔驰被人看见从一辆私家车上扔下来后在附近小区流浪了3个多月,9月的一天,我院看大门夫妻看奔驰聪明、干净、听话,就用吃的把很饿的奔驰招到了他们住的小屋里。我第一次见到奔驰也是那天晚上,它静静的趴在夫妻俩的身边,很乖。本以为奔驰终于有家了,但是谁能想到这是又一次厄运的降临。那夫妻二人每天只让它趴在椅子下面,不能出来,稍露点头就是几巴掌打在头顶上。

陕西汉中洋县捕杀狗狗事件最新报道!屠杀仍在继续

就发生在昨日的洋县!三个男人将这个狗狗包围,其中左侧这个男人像对待杀父仇人一样挥起手中的棍棒拼命砸向狗狗,让人痛心的是,这个一秒钟后应声倒地的狗狗在之前一直摇动着尾巴,向人示好!经过三个人数次拼命击打后,狗狗躺在草丛中不动了,这时,又有个男人走上去,唯恐它没死得彻底,又向狗狗的脑袋补了两棍子。这让我想起了战争中的场景。) 6月1日,洋县官方发表声明,否认是在无条件灭杀县内所有狗狗,因由8人狂犬病亡,故现已灭杀2万条狗狗,并强调,这20000只狗都是流浪犬、病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