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助过程】“包活着”--被车撞伤倒在路中间的狗狗

4月19日,开心还在外出差,我和群里的小狐狸负责到小院劳动。刚拐进村子那条小马路,就发现路中央有只黄色狗狗背对着我们躺在那里。第一念头就是“完了!肯定是被车撞了!死了没有啊!”小狐狸赶紧把车停到路边,我麻利蹿下车,这期间,狗狗一动不动,对面开来的车,都在快接近时,减速避让,但因为这孩子就躺在路中央,所以基本每辆车都是贴着它的身体过去的,看得我们一阵一阵冒冷汗~~~

被虐剪掉脚垫,瘦得不成样子的小猫康康找妈妈

捡到康康是个缘份,小区里有很多流浪猫,我们只是散放一些食物,不会把它们都救助到家里,一天很晚和老公回家,走到家门口时(我家住二楼),一只瘦的没样的猫咪冲着我老公狂叫,当时把它抱在手里几乎是感觉不到它的体重,我们实在是不忍心再让它走掉,就带回了家中。洗澡时没有发现它的小蛋蛋,以为是做过绝育的咪咪,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孩子饿的太瘦了,蛋蛋都饿没了(现在发育成了大男孩了)。又发现前腿狼趾肉垫被人剪掉。双后脚趾甲齐根断趾,还流着血,我不知孩子是忍着多大的疼痛走到我家门口的。来家时天天拉稀,几乎是水泄,吃了近一个月的营养膏终于将肠胃调理健康,当我和老公看见康康的第一泡干屎时,比看见金子还兴奋。

“虎口”余生的三个小朋友寻找新生活

Piapia,五福和小阿拉,这三孩子的出现一开始就带着有些惨烈有些悲剧还有些紧张悬疑的狗血剧色彩。是三月的一天,汪汪喵呜孤儿院的群里突然有人反映杜家坎有个狗肉市场,现杀现卖。于是大家从没消停过的小心脏又揪了起来,最后决定由开心同志孤身杀入虎穴一探究竟。下午的时候念夕转了开心发来的消息,由于已经是春天,吃狗肉人少了,所以还好没看到现场的杀戮。她探访的那家店里有不少大型犬,其中一些是品相很好的哈士奇之类,价格也是按宠物犬卖的。但还是有一些不幸的孩子,被当做肉犬处置。开心说她发现两只狼犬,其中一只可能已经老了,而且腿部有残疾,这两只都是待卖的肉犬,据说以前是给人看门的。没错,它们就是Piapia和五福。

首届“孤儿院乖小宝春季踏青游园会”总结表

4月6日,周一,清明节公假。经过相当长时间的酝酿、商议、反复、确认,一系列繁复的前期准备工作后,汪汪喵呜孤儿院集体踏青活动正式拉开帷幕。 之前的种种细节在念夕的踏青预告博客已有体现,这里就不再赘述。6号一大早,在北辰附近顺利地和Vivien接上了头,然后漂亮干练的Vivien开着她漂亮干练的小蓝车子一路飞奔到安定门,会合了开着彪悍大金杯的夏树、晓粒、Lily、和小小,接下来我路痴了,不记得路过哪里了,反正在一个宠物医院门口又和念夕、小熊以及小狐狸夫妇的小黄车子会合了一下,接着就欢声笑语一路向着良乡的孤儿院驶去。

孤儿院春节年夜饭汇报~~

首先,要先感谢给孩子们捐拍年夜饭的朋友们。另外,还得道声歉,一直都太忙。负责这个文章撰写的开心,电脑又出了问题,所以直到今天才将这迟来的汇报发上来,请大家谅解。不过,所有的年夜饭,从采购、清洗、加工、做熟、搅拌、运送、分发、喂食、清理食盆等等所有一系列很复杂很庞大的工程都是有负责咱小院管理的开心全权亲自下手处理,大家可以想象这是多么巨大的工程量,在这里,真的也要很感谢开心同志!

孤儿院志愿者携手救助:独眼京巴--路二炳

上周,因为汪汪喵呜孤儿院群里有志愿者发起的另外一个营救小狗计划,群中的晓粒认识了一位救助人程小姐,也正是通过她,我们了解到,在石景山与门头沟交界处有个独眼小狗在流浪。这个狗狗是程小姐在上班路上发现的,当时正在马路上乱闯,十分危险,所以程小姐将其引至路边一处草坪,并为它铺了点旧毯子。因为程小姐手里已经有好几个流浪狗,其中不乏生病的狗狗们,家人也对她做救助不很理解,所以程小姐实在不能再将这个可怜孩子带回家中,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给带一点吃食过去。

我想有个家-流浪的狗狗花花

北京经济开发区的国际企业文化园西门坐落在开发区的西南部,临近南五环,是一个环境非常优美的很有情调的开放式公园,每天早晨有许多游人散步,锻炼,;双休日也有很多城里人带着孩子和狗狗来此地游玩,享受大自然的美景。可是随着冬天的来临,在文化园遛早锻炼的人们都在牵挂着一条怀孕的流浪狗狗花花,不知道它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是被主人遗弃?还是自己走丢了?

我的儿童节大礼--猫六一和她的五个刚满月的孩子

六一,是我在5月31日菜百南侧路边看到的一只流浪猫,当时有个女孩在喂它,因为我包里正好有袋冠能猫粮,所以过马路想放下粮食就走。结果发现这孩子超级亲人,而且居然有孕在身。我就想着赶快趁着没生拉到医院做节育,否则又会生出一窝居无定所命运凄惨的流浪小猫。经过几番辗转,猫六一被拉去医院了。没多久,我就接到电话说猫在车上就生了,而且前后生了两次,一共5个宝宝!没办法,生了也不能给扔喽,只能一拖五照单全收了!

六一节前夕上天予我的特殊“礼物”!

5月31日,注定是个充满巧合,充满奇遇的一天!那天我去菜百附近加班。将近中午的时候和朋友出去溜达,发现马路对面有个女孩在喂一只特别脏的流浪猫。想着书包里还有一包冠能猫粮试用装,我就走过去想放下粮食再走。可一摸那个白色小猫,却发现她怀孕了,这孩子又超级亲人,不停的蹭我的手,还轻声的喵喵叫着,听得我实在不舍就这样弃她不顾,独自走掉,又想到她怀着孕,要是生下来又得是一堆流浪猫。于是,决定把她带到医院去做引产节育,然后给这个纯正的波斯猫找个家,即便没人领养她,也就再增加她一只,我还是承担得起的。

牢笼内日晒雨淋几乎没有吃喝生存两年的一堆患难夫妻

在刚刚得知小黄找到的那天晚上,我接到来自新发地一位姓张大姐打来的电话,告知在新发地某物流园附近,有三只特别可怜的小京巴,被主人圈养在用碎砖头临时搭建的小空间里风吹日晒已经两年了,而它们的主人是个地道的当地农民,始终认为小狗吃不了多少东西,几乎不给什么吃喝!大姐恳求我过来把这三个孩子接走,当时我只答应让我一个住那附近的朋友帮我去照个相片,帮她发帖子呼吁。但当我接到我那朋友给我打来电话,哭着告诉我说那几个狗狗太惨了,我决定,必须营救!